患病不能成为屡屡犯罪者的“护身符”

患病不能成为屡屡犯罪者的“护身符”

这种“关不了”患病罪犯的现实,让一些不法者极为嚣张。其在明知“无法关押”时,对所犯罪行丝毫没有悔过之意,反而将所患疾病当作肆无忌惮继续作恶的“护身符”,既挑衅执法、司法机关,又威胁着不特定人的人身安全。如据报道,2013年时,厦门的周某十几次因贩毒落网,数十次因盗窃被抓,却因患病不用坐牢;其五次被判刑,甚至敢在法庭受审时睡觉,却依然能够躲过刑罚。该现状无疑是对公平正义的侵蚀,让公众无法感受法律尊严,更没有安全感。

患病罪犯固然应该受到人道对待,但社会秩序、不特定多数人的生命财产及安全感更不该被忽视。理当完善相关规定,如送押时的体检记录作为犯罪嫌疑人在看守所内发生意外时划分责任的依据,而非作为不收押的依据;当被关押人体检时发现某种疾病,在看守所内又因该疾病残疾或身亡的,说明该结果主要系自身原因引起,不宜苛责关押行为。

上述规定是对现代法治文明的具体体现和对患病犯罪嫌疑人的人道关怀。根据相关规定和司法实践,对于身患严重疾病的罪犯,在判决未生效前予以取保候审,在判决生效后进行司法鉴定,符合条件者予以暂予监外执行。此外,实践中,一旦发生在押人员或服刑人员死亡事件,看守所或监狱往往面临赔偿、追责等极大压力。这导致其往往不愿意收押身患疾病的犯罪嫌疑人或罪犯,甚至常见的高血压、心脏病也成为“可能发生生命危险”的严重疾病而不予收押。

虽然相关机关尚未通报惠某某所涉案件的具体案情,以及到底身患何种疾病导致无法关押,但患病者无法收押确实已经成为应予重视并亟待解决的问题。根据看守所条例,看守所收押人犯,应当进行健康检查,对于患有精神病或者急性传染病者不予收押;对于患有其他严重疾病,在羁押中可能发生生命危险或者生活不能自理者不予收押,但是罪大恶极不羁押对社会有危险性的除外;对于怀孕或者哺乳自己不满一周岁的婴儿的妇女不予收押。

《敦煌女儿》也是对沪剧既有题材的一种丰富与扩充。在人们印象里,沪剧以表现家长里短的生活化风格见长,与《敦煌女儿》这样的题材相距较远。但新的时代,需要用新的元素来丰富沪剧题材,为剧种扩容。我们不能原地踏步,如果不向前走,剧种原有的优势很快就会失去。从《邓世昌》开始,我便一直坚持沪剧传承创新的思路,沪剧同样可以表现时代中的大题材、大洪流,反映人与时代的关系,有些题材,以小见大更有力量。沪剧本来就是跟着时代步伐走的,一直坚持求新求变,与时代同步,与城市同行,这样才能获得观众的喜爱。《敦煌女儿》就是这个时代在沪剧舞台上的反映。我们通过这部戏,抓住了时代的痕迹,展现时代灵魂。

这些年间,光是我自己就去了6次敦煌体验生活,与樊锦诗本人也成了“忘年交”。亲身到了敦煌,似乎更能感受到沧桑岁月里敦煌人那可歌可泣的精神。这一切,为我们的作品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主创团队感受到,正是岁月的磨砺以及西北广袤天地的锻炼,才塑造了樊锦诗坚韧而执著的性格。一次次交心沟通,一次次调整,我们越来越接近樊锦诗,越来越能融入这个人物的灵魂之中。

为了帮助李林尽快补齐短板,吴长利给他量身订制训练计划,复杂课目分步训,基础课目反复练。李林则踏踏实实地当起了“小学生”,除了平时跟着大家一起训练,私下里经常请吴长利开“小灶”,利用休息时间对一些掌握不好的课目进行强化。

如一盆凉水兜头泼下,李林再也坐不住了。他主动找到副小队长拜师,从一招一式开始,苦练特战技能。

(作者为上海沪剧院院长、《敦煌女儿》中樊锦诗扮演者,本报记者曹玲娟采访整理)

为什么要紧紧抓住这个题材不放?因为沪剧的基因就是专注当下、关注当下的社会生活。沪剧素以现代戏题材见长,我们这个剧种,就是要走进我们生活的这片沃土去寻找创作素材和灵感,为时代画像,为人民而创造,书写这个火热的年代,这是沪剧的优良传统。从《罗汉钱》到《星星之火》《芦荡火种》《红灯记》《今日梦圆》《雷雨》《邓世昌》,沪剧那一大批影响深远的代表剧目,无不如是。

这是我们上海沪剧院推出的原创沪剧《敦煌女儿》。从选定这个题材开始,我们用了整整8年的时间最终呈现出这部戏。站上舞台40多年来,我是真正体会到了十年磨一戏的煎熬。一遍遍深入西北采风、交流,一次次推翻、一次次调整,整个创作团队用了太多的心力来创作这部作品,但凡少一点信念,都做不下去。

该剧念白也不同于过往沪剧的生活腔,多用韵,体现樊锦诗的学者态度,有思考,写意,不琐碎。我参考京剧韵白,形体动作也向京剧学习。在演唱中还融入了京剧的演唱方法,使整体演唱特别有力度,有张力。对我来说,这部戏是很大的挑战和考验,演得很“过瘾”。我甚至觉得,演这个人物,自己也越来越像大漠敦煌人。

法网恢恢不该因犯罪嫌疑人身患疾病而存在疏漏,更不该让身患疾病的屡次作恶者逍遥法外。对此,不妨设立强行关押制度,如果犯罪嫌疑人系累犯,或者将所患疾病作为“护身符”不断犯罪的,或者可能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的,即应认定其罪大恶极,具有社会危险性,无论其身患何种疾病,均予以收押。同时完善关押场所的基础设施、医疗条件,提高看守民警的防护保障,甚至设立特殊关押场所,进而真正地做到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让患病不再成为部分不法者肆无忌惮作恶的“护身符”。

小队长李林由合成部队转岗而来,任职之初算得上是特战专业的“小白”。看着从未接触过的格斗、潜水等特战课目,他不免直挠头。

巴西警方表示,他们还不知道这些人是如何被杀的,当局已对该案件展开调查。

记得最开始见到樊院长是在两会上,我俩都是全国政协委员。听到我们要做这部沪剧,她说,敦煌不是某一个人的努力,而是凝结了几代人的奋斗和奉献。她也替我们犯难:“敦煌怎么来演?我们每天不是在图书馆研究,就是在办公桌上写作,要不就是进洞,我是一点都想不出。”我说,我们要表现的正是敦煌人的精神。

副小队长吴长利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在训练中总是对他指点一二。起初,李林有些不服气,他觉得自己在原单位好歹是个老排长,手底下也有几个班长,现在却跟新兵一样。

士兵教军官?这一幕吸引了记者的注意。面对采访,正在受训的小队长李林先开了口:“伏得下身子才能学得到本事!有这样的师父,我放心!”

细究起来,《敦煌女儿》并没有多少跌宕起伏的故事、悲欢离合的纠葛。剧中的很多细节是“于小处见大处、于细微中见伟大,于平凡中见不凡”。这部戏在表演方式上也和以前的戏有所不同,利用时空穿梭的手法,营造实中有虚、虚中有实的艺术效果。我们在创作的时候希望不仅要把沪剧的味道做出来,还要增加歌唱性,让旋律更为丰富,呈现更强烈的艺术感染力。简洁质朴的舞台,灵动飘逸的飞天背景,磅礴震撼的旋律“写意”出敦煌的壮美。剧中樊锦诗这个人物的主要唱段都是我自己设计的,特别是她丈夫离开的那段,我是一边设计唱腔,一边流着泪,既要表现出夫妻间很深的情愫,又要把知识分子那种含蓄的爱表达出来。因此,我在基本调的基础上增加了许多上上下下、起起伏伏的旋律,让它像水磨调一样旋律丰富,通过这种运腔把女主人公对丈夫的情感诠释出来。

见记者心存疑惑,在现场组训的陈孝生介绍,军队体制编制调整改革后,部分特战单位不再设排长岗位,小队是最基本的作战单元,小队长岗位应运而生。作为指挥员,小队长不仅要有良好的指挥素养,更要掌握全面的特战技能。然而客观来说,部分从院校毕业或者其它专业转岗而来的新任小队长,在特战体能技能方面与副小队长甚至普通队员都有一定差距,出现了“能力倒挂”现象。

“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战斗力提升首先从指挥员抓起。意识到这一问题,旅队第一时间将小队长能力提升工程作为重中之重。在广泛调研的基础上,他们精心组织专业集训,瞄准岗位急需、带兵急用,从特战技能、指挥能力和参谋业务等方面锤炼小队长任职能力。此外,他们还在旅队范围内开展群众性的“拜师”活动,挑选优秀士官担任副小队长,对小队长进行一对一帮带。

巴西当局称,早些时候犯罪团伙曾在此发生冲突,巴西当局还在此查获了6支枪械和两枚手榴弹。警方推测,这起案件与该地区的毒品走私有关。

近日,“在押人员住院期间脱逃后酿命案”事件引发关注。据陕西清涧警方通报,12月7日5时许,该县看守所在押人员惠某某因病在清涧县医院住院治疗期间脱逃,之后,他与一商铺经营业主武某某发生争执,致武某某死亡,8日凌晨,惠某某归案。但查看法律文书发现,惠某某俨然已成了“看守所关不住的人”。其多次犯罪但均因“病情危重”被监外执行或取保候审。

有了吴长利这样的良师,李林的体能技能水平日益见长。一转眼小半年过去了,在两人的共同努力下,李林在许多特战课目上已经小有所成。

直到一次,营里组织小队连贯作业考核。队员们一路齐心协力披荆斩棘,高标准完成各项课目,唯独李林出了情况。在翻越阳台过程中,李林几次尝试未果,力竭悬挂在半空。最终小队成绩垫底,队员们嘴上不说,脸上满是愠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