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CBD地区为抗击疫情亮灯

4月3日晚,北京CBD地区高楼为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亮灯,写有“战胜疫情”“致敬医护”“科学防控”“防控疫情”等字样。 中新社记者 富田 摄

号称“华尔街秃鹫”的橡树资本栖息在了建国门外大街。

据《北京日报》报道,橡树资本亚太区业务发展联席主管、中国区总经理巢瀚婷,在与北京金融监管局局长霍学文的连线中表示:“尽管中国经济短期正在经历来自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冲击,但作为坚定的价值投资者,橡树资本更加关注长期基本面的成长方向,短期因素的扰动不会改变我们对于中国经济长期向好的看法。”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闵万里选择创办投资基金,推动产业转型升级。

橡树资本会一马当先进入中国并不令人意外。早在2004年,橡树资本就以股权投资形式进入中国市场。2013年,其作为首批QDLP(合格境内有限合伙人)境外机构之一,在中国发行了不良债权基金,并与四大AMC之一的信达资产达成合作,在两年后完成首笔境内不良资产的收购。

2013年,他结束了16年美国生活回到国内,这时已经拥有至少9项美国专利,在学术期刊上发表了15篇同行评议论文,并在2009年登上了福布斯杂志。

14岁时,他是中科大少年班的天才少年。要知道在中国高新技术产业界领军人物中,活跃着众多少年班校友,包括1978级校友原百度总裁张亚勤,1985级校友百度创始人之一马东敏,以及独角兽寒武纪创始人陈云霁、陈天石兄弟分别是1997 级和2001 级校友。

18岁,他在美国,芝加哥大学在读博士。25岁,凭借满纸数学公式的论文在要求苛刻的统计学领域获得博士学位;毕业后先后进入IBM T.J. Watson研究所、IBM新加坡及谷歌担任研究员,从事大数据理论研究与应用算法研发。

显然,这与当时几乎所有人都在谈无人驾驶、基因检测等充满未来感的前沿创新是不同的。听完闵万里淋漓尽致的陈述和讲解,这位投资人无疑被眼前阿里技术人员打动。不久,便提出以资本的方式支持闵万里,并以LP身份推动了北高峰资本创立。另据媒体报道,北高峰资本背后中东的LP也是孙正义软银的重要出资人。

部分传统企业也意识到生产链与管理盲点,开始提升数字化、智能化进程,从供应链串联到并联,从产业线数据采集到数据反作用于产业,打造更具智能化的柔性供应链。与此同时,国家层面开始强调要以此为契机,推动社会数字化、智能化发展,提升传统产业,培育壮大新兴产业。

“感谢阿里云飞天,让我踏上了定位于产业的新起点。‘山景路’还留在杭州云栖小镇,而山景开始追寻云和远方。”这是《山景辞行》所写。

而今,他举家来到深圳再立扬帆,他仍不忘杭州灵隐寺身后的那座“灵山”北高峰,登高远望,西湖盛景、钱江雄姿。“看千年美景,饮时代风骚”,闵万里对“山”情有独钟。

在疫情影响未消除、资本市场下行,许多基金静默期时,北高峰选择在这个时间点进行投资,闵万里表示,“这次疫情对中国实体产业、尤其制造业,带来了非常大压力。产线停摆,门店关闭,所有生产经营活动几乎停止。然而,门店租金、员工工资,更是在现金流上给予了企业生与死的压力。作为资本方,我们需要把有效的资源投入到产业中,帮助优质企业度过寒冬。雪中送炭见真情,这也体现了我们共度难关的诚意。”

橡树资本资产管理规模

1.8亿笃定传统制造业的春天

从履历来看,闵万里堪称“人生赢家”。

闵万里认为,对于制造业企业来说,很难一步到位地“搭建大脑”,但如果找到可通用的“方法论”,赋予产线和企业智慧,企业便可以“长出大脑”。以车间产线的实际场景为例,这个“大脑”要做的是考虑到企业产线的不断演变、考虑到影响生产结果的决策变量,用数据技术挖掘产线工序之间关键控制变量的最优组合,最终找到最佳运作协同机制。

在他带领下的橡树资本擅长“从垃圾中淘金”,是全球最大的不良债务投资者,在该领域深耕已超过20年。他们通常低价收购濒临破产公司的资产,通过重组后高价卖出来获得巨额回报。36氪查阅其官网发现,截至2019年底,其管理资产规模为1250亿美元,其投资类别包括信贷、实物资产、私募股权和上市股票。其中,信贷投资占比达64%,该类目中不良资产达194.13亿,居于最高位。

北高峰的投资理念是关注历史周期性行业,主要聚焦在制造业、农业、医疗等领域。

AMC的主要业务是收购和处置不良资产,以化解金融风险。不良资产市场通常在经济下行时迎来扩张。我国不良资产市场规模为万亿级别,被视为投资“新风口”。其中,华融、长城、东方和这信达四大AMC市场份额超过90%,居主导地位;此外市场上还存在地方AMC和银行系AMC两股力量。外资AMC的出现将给市场带来新变量。

这或许能够解释橡树资本为什么在疫情期间依然选择进入中国不良资产市场。结合对中国市场的长期看好和当前经济下行、募资困难的现实情况,霍华德·马克斯或许希望在中国再次展现他化腐朽为神奇的娴熟技巧。

九个月后,“北高峰”团队正式落地深圳。首期基金募资额3亿美金,甚至超过一家成熟基金的整体规模,尤其在资本寒冬的当下,再次刷新了人们对AI人才吸金能力的认知。

对于选择鞋服这样传统的制造业,闵万里表示,出手1.86亿元,因为笃定传统制造业将迎来春天。

3月5日,天创时尚发布公告称,通过股权协议转让引入北高峰资本作为长期合作伙伴,双方将通过股权转让的形式,达成合作。北高峰资本总共出资1.86亿元,持有天创时尚5%股份。

目前,已投项目包括英国幼儿英语品牌Lingum、时尚女鞋行业多品牌全产业链运营商天创时尚等。

这次技术展汇聚了来自全球顶尖科技公司和中东地区核心首脑,闵万里以围绕“智慧城市”主题展开分享。令他没想到的是,演讲引起了台下一位阿联酋阿布扎比私人投资者注意。

“当时我只是在分享我的观点和经历,并没有提出做投资的构想。”闵万里对媒体回忆到,当天他谈了如何利用阿里云系统种庄稼提升亩产值、造轮胎提升效率;阐述了数据密集型传统产业,理应享受技术进步的福利。

同时,创始人霍华德·马克斯曾多次明确肯定现阶段中国市场的投资价值。去年5月,他在上海宣传新书《周期》,曾表态“我会毫不犹豫地投资中国”,认为中国是“经济上的小伙子”,将比其他地区经济拥有更快增长。

霍华德·马克斯在全球负有盛名,被誉为“困境投资之王”。其著作《投资最重要的事》被不少金融从业者奉为圭臬。从上世纪90年代,他开始为投资人撰写《投资备忘录》,成功预言了2000年的科技股崩盘和2008年的金融危机。“股神”巴菲特曾为他背书:“每天早上我第一时间打开阅读的邮件就是霍华德·马克斯的备忘录,我总能从中学到东西。”

据中国基金报报道,2015年以来,橡树资本在中国先后收购八个不良资产包,资产分布于中国六个省份和直辖市。截至2019年10月,橡树资本在大中华区累计投资超过7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525亿元)。

在闵万里看来,过去20多年,互联网对中国整体改革开放已经超越了网络化层面,国内大约70%-80%的高科技工作者聚集在互联网行业。但到了今天,新的技术人员是时候思考如何走到传统产业中去,资本也是时候重新审视如何进入实体行业,寻找更有价值的故事。

回国后便进入阿里巴巴,先是组建数据科学家团队,开发各种大数据解决方案,将淘宝商品推荐给真正需要它的买家,实现千人千面。随后更是从0到1率队打造阿里云“ET城市大脑”。

不过,2019年仍有绝大多数新秀VC成长起来,譬如丹麓资本、云时资本、源来资本、亚赋资本、宽窄创投等,创始人不一不是曾经知名投资机构明星投资人。如今,以闵万里的“北高峰”、陆奇的“奇绩创坛”为代表新兴基金入局,初出茅庐,可有能力重洗市场格局?

六年前,他从旧金山Mountain view回来进入阿里,取下花名“山景”,觉得阿里会是自己职业生涯的顶点。六年后,他转身离开奋斗了四年的杭州。

值得注意的,闵万里创办北高峰的同时成立坤湛科技,这是一家以数据技术推动产业智能升级,聚焦传统产业(工业、农业、零售、物流等)提供沉浸式数字化转型与智能升级服务,涵盖从战略规划到技术实施的整合解决方案的公司。今年6月9日,坤湛科技刚刚宣布完成超2000万美元首轮融资,由高榕资本领投,投后估值近2亿美元。

闵万里,人工智能科学家,产业智能专家,北高峰资本及坤湛科技创始人兼CEO。曾任阿里云机器智能首席科学家。2017年被《福布斯》评选为中国人工智能领军人物,同年,当选科技部新一代人工智能战略咨询委员会委员。

由于基金融资顺利,目前北高峰团队正处于打磨阶段。

受疫情影响,2月份全国工厂、企业几乎停摆。其中,互联网企业尚且能够将阵地转移到线上或异地办公,但是传统制造业,员工难以返回,即使返工仍面临人员聚集性风险,加之原材料供应不足、产能无法恢复。

“新基建”毫无疑问地成为了2020年开局的关键词。

2018年,一场在迪拜某大型信息技术展上的演讲,改变了闵万里的人生轨迹。

北京市政府也呈现出对外资金融机构的开放态度。霍学文表示,今年以来,北京市金融监管局持续跟踪对落户北京有意向的20余家外资金融机构,相信未来会有更多全球顶级金融机构扎根北京。

根据披露,天创时尚致力于打造以用户为本的数字化时尚生态圈,而北高峰将持续不断注入数据智能技术帮助天创时尚提升业务数字化,驱动业务流程变革和新零售升级,加速实现公司战略目标。

如今,他42岁,在深圳,成为北高峰资本的创办者。“高山仰止,景行行止”。

由此,闵万里认为,2020年,所有传统行业都要思考一个问题——“如果不数字化,行业是否还会存在?”。以重资产的制造业为例,生产流程依赖于复杂、狭长的上游供应链,任何一个环节不够弹性、不够数字化都有可能出现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这样的企业在数字化进程中会遇到很多问题,身上绳索牵绊太多,这和大船难转向是一个道理。

首先,俗话说“千里之行始于足下”,脚步和道路之间总会有一双鞋子的陪伴。这是千年长青的行业,并且短时间内不会因为经济危机而消失的行业。所以它是天然具备抗经济周期和抗历史周期的行业。其次,鞋服制造业属于劳动密集型产业,一直以来“以产定销”的方式导致对市场敏感度和对消费者认知的缺乏,产业链成本较高。所以,新技术的注入,可以使设计、生产、制造、销售整个供应链全链路信息无缝衔接,提升行业生产效率、设计水平,并压缩销售周期。

在闵万里看来,“团队不仅要看得懂技术,还要不断提升对于项目的鉴别和鉴赏能力”。要判断一家企业的改造空间,即增值空间有多少?这是投资的前提条件。

据不完全统计,2019年前三季度新成立并完成登记的VC/PE机构只有58家,与2015年巅峰时相比,不及2%。

山景辞行,追寻云和远方

在那次演讲中,马克斯阐述了他对“周期”的定义和对当下市场的判断。他表示,投资人能做的就是两类事情,一个是资产选择,一个是周期定位。当“市场情况不好、投资者很不乐观、人们很恐惧、普遍亏损、过度害怕风险,不愿意投钱”这六种情况出现时,资产价值和风险都是低的,预期收益却非常高,这个时候应该大胆买入。同时他认为,当下的市场正在接近周期上行的结束。

另外,因为疫情,一夜之间好像所有人都用上了买菜APP,消费者的行为模式被彻底颠覆,被迫数字化,那么提供服务的上游产业玩家该怎么选择?企业是否具备快速数字化的能力?企业有没有数字化的基因?

过去5年,VC/PE行业身处史无前例的急速狂奔,2017年总募资额更是一举创下万亿级历史新高。然而自2018年开始,募资难变成常态,2020年甚至诸多机构开始“悄悄离场”。

2019年6月,一封《山景辞行》的离职信,让闵万里告别了为期六年的阿里生涯,创办了崭新的风险投资基金“北高峰”。北高峰资本,致力于用云智能技术注入和资本加持“二位一体”的组合型赋能,推动传统产业实现数字化转型和智能升级,激发老产业拥抱新技术创造新价值。

闵万里表示,北高峰坚持“技术+资本”的投资方法,技术判断先行。所谓技术判断,不是简单的判断财务涨空间,而是要深入企业内部去看主流业务、成本结构、供应链结构、决策链路,找到问题再来判断要不要投,值不值得投。”